我国屋顶绿化为何发展迟缓

发布时间:2019-04-19 12:11:22    浏览:255

[返回]

从20世纪60年代起,我国开始对屋顶花园和屋顶绿化技术展开研究。20世纪70年代,我国第一个屋顶花园在广州东方宾馆10层屋顶建成,它是按统一规划设计与建筑物同步建成的屋顶花园。1983年,北京兴建了五星级的长城饭店,并在其饭店主楼西侧低层屋顶上,建起我国北方第一座大型露天屋顶花园。


  随着我国城市化的加剧,城市建成区绿地面积明显不足,实施屋顶绿化,提高城市绿化覆盖率,改善城市生态及景观效益越来越受到重视。于是,一线二线三线城市相继自发地以各种形式开展屋顶绿化建设。


  尽管相关理念已经成熟,材料亦是琳琅满目并在不断升级,但屋顶绿化的战场扩大速度却还是比较迟缓,建成项目品质也是参差不齐。这其中,从前期规划、设计,到建设施工,乃至后期养护都存在着一些问题。当前,国家大力治理雾霾污染,倡导海绵城市建设,在这一利好局面下,屋顶绿化如何借势获得更大发展,让“闹心之事”不再闹心?


确保工程品质 技术材料需把关


  随着社会关注度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业内外投资者加入到屋顶绿化技术研发行列,虽然起步较晚,但经过几年努力,我国现有屋顶绿化技术和材料已与欧美发达国家水平相差不大。相较于高水准的“硬件”,屋顶绿化技术工人专业能力这一“软件”水平则让人汗颜。或基于成本控制,或因意识淡薄,不少企业都在有意无意地“省略”专业技术培训这项重要基础工作。


  “对比地面绿化,我们集团每年的屋顶绿化工程量并不多。作为一类非常专业的工程,注重屋顶绿化的施工专业性至关重要,但是现在公司想招聘专业的施工及养护人员,难度相当大。”建王集团董事长王达对于屋顶绿化人手紧张的现状颇为苦恼,“施工人员专业性不强,势必影响对工程细节的把控,给项目品质埋下隐患,而没有科学的管养,现有成果的保存乃至可持续发展更无从谈起。”


  “屋顶绿化质量不高,跟施工质量和材料品质密切相关。”深圳市园林研究中心园林与林业研究所所长谭一凡表示,屋顶绿化本质上是建筑绿化,因此,其施工工艺、产品标准都应与建筑施工的安全体系和标准体系相衔接。但多年来,国内很多地方一直将屋顶绿化归属在园林绿化范畴内,与园林绿化一同参与项目招标,再加上低价中标模式,使得屋顶绿化的单位造价被严重压低,因此使用劣质材料成为必然的结果。


  此外,目前国内屋顶绿化施工资质认定尚未有明确规定,各地做法不一,大量不具备屋面施工资质的企业进入这一领域,导致施工质量参差不齐。“尽管不少城市已出台地方屋顶绿化施工技术标准,但施工材料标准体系并未建立,因此,劣质材料混入其中是无法避免的。”他说。


  基于此,谭一凡认为,作为行业的主管部门———住建部应牵头做好几件事。首先,规范屋顶绿化的工程属性,严格区分屋顶绿化和地面绿化,在政府投资项目中,将屋顶绿化单独列出,并制定独立的工程造价标准。其次,规范屋顶绿化的施工资质,一般园林绿化企业必须具备相应资质方可承接、施工。第三,尽快建立屋顶绿化产品标准体系。第四,组织专业培训,做好产学研联动。“总之,住建部应该加大行业监管力度,不能再任由屋顶绿化行业‘野蛮’生长。”


  威海园林集团山西分公司总经理高翔对于屋顶绿化一直有着深深的情结,他认为我国迫切需要制定屋顶绿化规划。据高翔介绍,德国一个屋顶绿化项目的实施首先要制定详细规划,指导前期建设和后期养护的工作部署。“规划为30年至40年限的屋顶绿化项目在德国很常见,一个明确的规划目标,不但有助于提高屋顶绿化技术施工水平,也会使材料选择更加谨慎。而这个规划目标,更是影响屋顶绿化投资回报能否持续的一个重要因素。”他说。


  “要成功实施屋顶绿化,我们需要从思想和观念上进行转变。”高翔强调,屋顶绿化不是简单抬高了的“普通”花园,它们不是自然景观,在自然界中没有可与之相比拟的事物。它们是人工设计构造的系统,因此对目前大多数设计师、建筑师和构造师来说仍是未知数。“我们还未能熟悉掌握并适应包括植物必需条件等在内的屋顶绿化的特殊制约因素,这就需要广大从业者在屋顶绿化施工技术、植物方面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植物选择要以种植试验为依据


  每逢课间休息,上海长宁实验小学的很多师生都会来到新建成的屋顶花园里,这里不仅有色彩绚丽的花坛、清凉俏丽的水景,还有丰富多样的植物散发的馨香让人们颇为留恋。这个花园,仅仅是上海屋顶花园的一个微缩版。上世纪80年代,申城立体绿化起步,如今立体绿化累计已建成220万平方米,其中屋顶绿化189万平方米,相当于20个人民公园的面积。前不久,《上海市绿化条例修正案》通过,这个自今年10月1日起实施的条例,明确规定该市新建公共建筑以及改建、扩建中心城内既有公共建筑,应当对高度不超过50米的平屋顶实施绿化。


  上海辰山植物园执行园长胡永红表示,适合建设屋顶绿化的范围有限,仅一个冻土层问题就可以说明其局限性。“各个地方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屋顶绿化类型。在特别寒冷的区域,不建议实施屋顶绿化,否则为避开冻土层而加厚的种植土层,会对屋顶荷载提出更苛刻的要求。”


  具体到植物材料的选择条件,胡永红强调的第一点就是切勿只注重景观效果。“屋顶绿化的首要功能是雨水收集,依靠土层储存、截留雨水。因此,设计人员应根据当地最大单日降雨量等数据计算土层厚度,而不是任性为之。”之后才是依据土层厚度考虑植物类型。比如40厘米厚的土层,可以选择种植小灌木,这个厚度可满足其根系生长需求。而乔木需要土层厚度至少70厘米以上。其次,为减少人为干扰,植物材料要具备良好的耐旱性。第三,植物要根系发达,生长势强,具有滞尘等一定功能。“最后,根据植物种类选择土壤基质类型。其必备条件有三条,轻质、透水性良好,且具备一定保水性。这样才形成一个针对屋顶绿化的科学的种植体系。”


  而目前出现在地方屋顶绿化技术规范中的植物推荐名录,或基于现有项目所用素材的积累,或基于园林绿化植物类型,缺乏可靠的数据支持。专家呼吁,各地应模拟屋顶条件,根据上述流程进行植物种植试验,由此获得的数据才更可靠、更安全。


  高翔表示,用于屋顶绿化栽培基质的主要成分为轻型无机基质,故不能支持大多数大型根系植物的正常生长。因此,景天这类只需很少水分和营养就能存活的植物被广泛用于屋顶绿化。此外,景天最大的特点和优势就是其气孔不会被灰尘和颗粒物阻塞,它们能忍受灰尘和颗粒物所带来的沉重负荷,这是很多植物不能比拟的。


辩证看待养护负担 倡导简约式绿化


  近几年,屋顶绿化养护费用高、养护工作繁琐已成为一大诟病。“屋顶绿化养护费用高这个问题要辨证看待。”谭一凡举例分析道,占据城市中心区宝贵土地资源的地面绿化,每平方米的养护费用是20元,而土地占用成本为零的屋顶绿化,每平方米的养护费用为30元。“就单价而言,屋顶绿化不占上风,但它在建筑节能、延长建筑顶板寿命等方面的功能是很重要的。”他强调,现实中也不存在既节约又高效的做法,因此国外的经验是发展低维护、低耗水的简易式屋顶绿化。


  高翔认为屋顶绿化养护费用高、养护工作繁琐等问题主要产生在花园式屋顶绿化的项目当中。“花园式屋顶绿化需要乔、灌、花、草搭配营造高颜值景观,这些植材需要人工进行专业维护,成本自然不低。而且很多人忽视了一个关键问题,这笔养护费用很可能会远远超过项目所产生的节能收益,如此本末倒置的做法值得反思。”


  在美国芝加哥、波士顿等地区,当地政府认为花园型屋顶绿化适用于私人建筑及商用建筑,不适于大规模推广,因此在制定补贴及奖励措施时,只对生态型屋顶绿化实施补贴与奖励,如此使这一绿化模式在北美地区得以快速推广。在欧洲,生态型屋顶绿化同样占据“绝对优势”。


  “建议政府部门借鉴欧美经验,调整补贴政策,鼓励推广生态型屋顶绿化。与此同时,应对每一个报批建设的屋顶绿化项目进行碳吸收专业测算,集中起来进行碳交易,所获收益用于补贴屋顶绿化实施业主单位,从而缓解后期维护费用的压力。”高翔说。


  另外,谭一凡认为国内屋顶绿化存在严重的误区———基质使用很随意,甚至多半将地面绿化的园林土直接用于屋顶。“这是屋顶绿化后期管养成本增加的重要因素。园林土夹杂杂草种子并有病虫害潜藏危机,还会出现板结、排水不畅等问题,它们都是后期维护成本增加的诱因。”他呼吁国内屋顶绿化业同行学习欧美先进经验,使用工厂化生产的人工基质。


搜索